李某人

此恨绵绵有绝时 - CP.01
“哈哈,哥,你给我抓只大鱼,我要吃烤鱼!”碧水湖边,一名娇俏的女孩儿冲着湖中戏水的男子呼喊着,碧水湖三面环树,空余...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30
2019/06

此恨绵绵有绝时 - CP.01

“哈哈,哥,你给我抓只大鱼,我要吃烤鱼!”碧水湖边,一名娇俏的女孩儿冲着湖中戏水的男子呼喊着,碧水湖三面环树,空余的一面向湖中心延伸着几间竹制的小墅,屋外晾晒着一些药草,内里炊烟缭绕,隐约可见烹饪的妇人,屋外的平台上,一中年男子嘴里叼着烟斗,手里播着豆角,看着湖中湖边嬉笑的男孩女孩,一脸满足的微笑。湖中的男子听到女孩的叫唤,一头扎进湖中,不稍片刻便又钻了出来,手中已经多了一条肥硕的大鱼,高举过头,冲着岸边的女孩摇晃,逗得女孩咯咯的直乐呵。
待兄妹二人架起了烧烤的支架,从林中的小路传来咄咄的马蹄声,来者一人青衣,一人白衣。二人看湖边有人,青衣男子便下马前来问路,想要寻得那可医任何病症的药王苏,女孩刚想回答,却被兄长阻止,声称并未见过此人,便不再理会来人,女孩困惑的看向自己的兄长,明明那药王苏就是兄长本人,而且之前寻医之人也都以礼相待,为何却将此二人拒之门外。
青衣男子得到回复便回去与白衣男子说道了几句,二人又折了回来。白衣男子向兄妹二人拱了拱手,温语道:“公子,姑娘,姜某人寻人途径此处,水粮已经用尽,可否向公子讨碗水喝。”还不等女孩回答,男子便抢了先的说道没有,完全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公子,我们并无恶意。”白衣男子解释道,女孩看着兄长依旧不理不睬的自顾烤着鱼尴尬的笑着问二人。
“你俩来寻药王苏,是不是生了什么病?”
“哦,姑凉,我家少庄主近日不止为何经常胸痛难忍,仿佛如万蚁啃噬一般,可是之后又像何事没有一样,寻边名医都无结果,不得已来寻药王苏求得帮助。”青衣男子解释道。
“少庄主?就是他吗?”女孩指了指白衣男子,见青衣男子点头,女孩起身走至白衣男子身边,“手给我,我给你号号脉。”接过白衣男子的手腕,细指轻轻的搭上,许久,一脸迷茫的收回手,她什么都没感觉出来,和兄长学学了那么久的医术,居然一点长进都没有,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学习能力了。
“哥,什么都没感觉出来,应该没生病啊。”女孩纳闷的跟自家兄长嘀咕道。男子终于抬头看了眼白衣男子。
“手给我,我给你号号。”轻描淡写的说着,没有一点礼貌,白衣男子也不恼,淡淡的一笑,走近男子,伸出自己的右手,男子右手三脂往脉搏上轻轻一触,便收了回来,皱起了双眉,“你,中毒了。”
“何毒?可有解法?”青衣男子焦急的问着,自家少庄主为人处世淡漠的仿佛没有生气一样,对于生死往往看的极轻,但是他们这些作为侍从的不行,他们将一切都寄托在少庄主的身上,少庄主的性命甚至比他们自己的还要重要。
“何毒?呵,挠心散,至于解法,不用我明说了吧。”男子看白衣男隐在身侧微微收紧的拳,又多加了一句。“哦,对了,还有三天的时间。”说完白衣男子踉跄了一步,幸好身边的青衣男子稳住了他,否则真的可能已经跌倒了。
“哼,装的倒是清高。”男子轻声嘀咕了一句,拿起烤好的鱼转身回了竹屋,不再理会不请自来的二位陌生人。正巧这时,屋内的妇人喊道:“老苏、苏言、苏语,过来吃饭了。”
“嗯,好的妈妈。”苏语看着来人的模样,那挠心散似乎是什么不得了的毒,于心不忍便邀请二位回屋吃顿便饭。当三人刚刚踏入餐厅,原本已经落座的苏言却又起身离开了屋子,只留下一个字,脏!不明所以的苏氏夫妇纳闷的看着女儿苏语寻求解答,却不知苏语也是一头雾水的不明所以。苏老爹呵呵一笑,揭过问二位姓甚名谁,得知二人乃东岭姜家之人,白衣男子姜韩谨是姜家的少庄主,青衣男子则是姜韩谨的贴身护卫姜尉。前些日子因为姜韩谨胸痛求医无果便想到来寻找这近些年突然出现的药王苏以求救治之法。全程都是姜尉在说,而姜韩谨只是在一边默默的扒拉着碗中的饭菜,从在听到挠心散到现在依然处于茫然无措之中。时光仿佛又回到了那三年,那让他相忘却又无法忘记的三年。挠心散,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十年了吧,那人离开的这十年里再也没有听到过,也以为再也不会听到,却不想,自己又中了这毒。十年前,有那人为自己解毒,可是十年后的今天,还有谁能为自己解毒呢,没有了吧,这样也好,终于能够与他一起同眠了吧。姜韩谨自嘲的笑笑。
饭后,便谢过苏家三人,准备与姜尉离开,只有三天的时间了,应该能赶到那里吧,那个与他分别的地方。
“少庄主,那人就是药王苏,您不解毒了吗?”
“我知道该如何解毒,可是不用了,走吧,姜尉。”
“少庄主,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知道解法,却不愿意解毒,难道生死对于您真的就一点都不重要吗?但是您至我们这些追随您的人于何地?您有想过吗?”
“姜尉,是我对不起你们,但是这也许就是我的命吧,一命还一命。”
“少庄主,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只知道,如果您死了,那么庄主之位就是二公子继承,您知道二公子的性格,姜家会被他毁了的。”
“……姜家的债,我是还不清了。”沉默了许久,不愿再想,抬脚踏出了竹屋,苏家三人站在栅栏边看着这个伤情的男子,心软的苏母回到屋内找自己那心狠的儿子,却发现苏言坐在自己的床边,眼角留着泪。她想说的话顿时一句都说不出来。
“妈……他们走了吗……”
“啊,走了,那孩子似乎不想活了……”一声叹息下,苏言猛地擦开眼泪夺门奔了出去,看着还没走远的人,用清淡的声音狠厉的说道:“你就算是死,那个人也不会原谅你的。想要赎罪,那就活下去,活的比谁都痛!”姜韩谨猛地转身,不可能!看到的是那个不曾正视自己的苏言,药王苏,此时他正定定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中的恨与思念他看的清楚,他却又看的疑惑,他们明明第一次见面,可是那句话,那个人说过,他记得那个人的每一句话,因为他没日没夜的想,就怕哪天给忘了去,但是为何眼前的人会知道,知道的一字不落。理不清的思绪,最终化为一句“你是谁?”

Last modification:June 30th, 2019 at 10:51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