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连续加不通过,不知道原因吗?

虽然说我微信不常用,但是我还是会看的。

但是有些人,微信不断添加就是没有通过,就不能要点脸吗!

我爷爷家有五个子女,我感觉除了老大和老五头脑还在,其他人都不正常,包括我爸,这里不多赘述,只说这个被微信牵扯出来的人。

这人是我二姑,我爸的妹妹。

怎么说呢,我这个人不信佛不信教,但是喜欢西方的基督,家中有本圣经,偶尔会去教堂做个礼拜的人,你天天跟我面前说天堂地狱(教),佛主开光(佛),我就问你,你到底是信佛,还是信教,不伦不类,即为邪教。(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既信佛又信教的朋友,但是这里并不是说这些人,只是单说我家这个老二)

说真的,她真的很神神叨叨,从哪带回来的一壶水,说是什么什么大师开过光的,其实她儿子说就是一水沟的水,是个好东西,奶奶只要喝上一口,第二天就能下轮椅走路。至于我奶奶,年岁大了,还摔了好几次,所以老年人,大家都懂得,但身体还算好,能笑能咿呀,能拍拍手,至于能不能下轮椅走路,我是没看着,但是经过喝圣水外加她的照拂没几天,住进了医院。

在我入银行工作之前,我有去过她那边打过一段日子的工,她开过一个足疗店,我在那做杂役,前台、做杂工,我的经历没啥意义,这里不细谈,就说说我在那里的感觉。

她的足疗店和彭祖挂钩,彭祖我是没什么了解,所以对于彭祖不去展述,但是这人吧,因为喝过几贴中药,确实死里逃生一次,就开始进入了迷信的大环境。(我这里没有说中药不好,关注我的朋友,应该看过我博客清空前有篇文章,叫做《中医是邪教?》的一篇博文,就是我抨击那个直勾勾骂中医的人的文章。我这里单说她迷信的部分)她将她的死里逃生看做是相信彭祖的原因,而非那几贴中药的原因,因为她相信了彭祖,所以她才能活下来,并开始宣传,让大家都相信彭祖的治愈能力,简单点说,就是只要你相信彭祖,那么你这一身就会健康平安,得了病,只要相信彭祖,那就会病好,不用吃药,不用治病。还定期开讲座,邀请当时带她入道的那个老中医,这个中医的名头是她告诉我的,但是我觉得并不是。要说那讲座,我听过一次,我只能说,什么鬼?亏她还是当过兵的人。

然后就是这人喜欢拿别人的不健康,去展示她的健康。我吧,不健康,我知道,体检的时候,医生告诉过我,我有脂肪肝,而且我这人好吃,所以体形不达标,而且我家一家(爸妈,我姐和我)都有轻微的脂肪肝。就因为这个,每次见面都要被她数落一次,是谁都觉得烦,真的,就是那种明晃晃的数落,但是问题是,我们跟你们关系好吗?

最新的一次联系,是因为她投资的几个店相继倒闭,又看上了旅馆业,于是盘下了楼盘,准备开旅馆。

我前段日子因为自身的心理问题,没了工作,在家待业做了游戏代练。被她听闻过去,就打着给我找对象安排工作的缘由想要我过去徐州那边,将她的旅馆说的多好,家族企业,我去做那边的管理者,小男孩多好,老实本分。

先不说我这人这辈子是不准备结婚的,就看是你介绍的人和工作,我都不会去考虑的,三观不合的人,在一起搅拌,结果可想而知啊。

然后就是一个星期加了我十几次微信,不过我都没加她而已。

如果在此,我给她的反感指数打个分数的话,那只有五分,但是现在,我对她只能用厌恶来说。

我现在住的房子,是我爷爷奶奶留下的老房子,自建房。老爷子还在的一次年夜饭上,他们子妹五人都在饭桌上,老爷子亲口说过,这个房子只留给两个儿子,我爸和我小叔,只可惜这并不具备法律效益。所以最后我爸不好意思开口,在爷爷奶奶相继离开之后,决定房子拆迁后分五份。

重点来了,在我爸走后的第一天,我守在灵堂的时候,她当着我爸的面跟我说房子产权的问题,我当时脑子就蒙了,这人没良心,怎么可以没良心成这样?你不是信鬼神吗?你当着我爸的面说这些,你就不怕他回来找你?然后这事不了了之,后来听我妈说,在我中途休息的时候,她拒绝了现在就提分房的事,丈夫刚离开,她没心情谈。

接着,就是我父亲遗留东西的问题,我父亲生前爱画国画,他自己亲手制作了一个大型画架,比我还高,画板也是,比我还长,(请忽略被我塞在角落,和地上的一堆东西,这些日子一直东奔西走处理事情,还没来得及彻底整理)这样一套画架和画板,我自然是要留下了,还有一套他常画画的笔和笔架(虽然这笔架就很普通了,他随手在淘宝买的,但毕竟是他常用的),砚台,刻章的石头。

之后,他不是还喜欢钓鱼吗,买了一套钓鱼的东西,上到钓竿、下到鱼儿,我姐夫本想要留下,毕竟是我父亲生前最喜欢的活动,隔三差五的就和鱼友相约去钓鱼,每次都带回来一堆一个巴掌大的那种小于,每次油炸后都被我偷吃了好多条。

之后就是我爸喜欢学稀奇古怪的东西,扬琴。

之后一些零碎,两朵比手掌大的老灵芝,一盒冬虫夏草,一颗老参。

辛亏这些人还有点脸,没有开柜子去翻,不然那柜子里好多的茶叶和茶饼也被算在了打包的行列。

在我睡醒来之后,被告知,这些东西她都要打包带回徐州,而在她决定带走这些的时候,我在休息,我姐在灵堂,我妈在房间由姨娘陪着,她跟我妈说去看看有什么还能用的,没经允许,擅自说要把这些带走。因为这些东西在我和我姐收拾要给父亲带走的东西后就暂时没有去考虑归位,所以屋子乱糟糟的,但是这并不是你作为土匪的理由。我妈没心情管这些,我姐只要是自己不喜欢的,用不上的东西,处理方法只有一个字,扔,所以对于他们想要拿走的东西也没说话,等我看到这些被贴了标签要被拉走的东西时,我当时脸就冷下来了,之后她说的任何话,我都置之不理,给冷脸。

我们就市侩点,拿钱说事:

画架,虽然是自己做的,但全是实木,淘宝看看那些大型画架,基本上千,还都是合成木做的,放的画板也就普通学生画板,我爸这个画架比我人还高,画板比我人还长,都是他自己据的木头,自己一个钉子一根绳自己做的。

刻章的石头,确实不值几个钱,我看了下,十多块石头,也就几百块钱,但是刻着我爸名字的有字章你都要拿,什么心态。

扬琴,几千块钱的东西,你对音乐也没多少感触,你拿着扬琴离开,什么心理。

灵芝一颗几百块,冬虫夏草一盒几百块,老参也要一百多块。

最后这些东西,全被留下了,理由就是,你们拿东西的时候,我在睡觉,不知情,父亲遗留物,即使我自己不要,也是要烧给父亲带走,你们没有资格拿走,更何况,这些物件,都是我要留下的。

当然啦,这里说拿东西的人,不止我那二姑一人,还包括三姑,两姊妹都不是什么好人。三姑当年为了因为夫家工厂破产,为了骗爷爷的房子,离婚,后来一系列骚操作,直接把爷爷气出病,没几年就去了。你说你离婚了,这次我父亲走后,你们给的礼钱,不该分开吗,结果男方准备给钱之时,却被女方制止,什么意思,大家心知肚明,我也就不多说这些了。

讲了一大堆,我们再回道微信上来。这人又开始不停加我微信了,还给我来了个电话,当我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我是不解的,因为我自打待业以来,我是换过手机号的,连我父母都不知道我的新的手机号码,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也是,为了能把我骗到徐州,继而从小叔那边要钱(我小叔确实活得很成功,子妹五人中最出息最有钱的那个),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但是问题是,你那个地方是真的不会去,用我三姑儿子的话来说,你那根本不是什么旅馆,就是个澡堂子,忽悠我过去,也不是什么管理,就是帮他设计网站,维护网站的网管,呵,也的确是个管理。你介绍的那个小男孩,连跟你亲的三姑都看不上,你来介绍给别人。

果然,这个世上,最可怕的就是人,连和自己沾亲带故的人都会去算计,还有什么能更可怕的呢。

发布者:Just`Snake

千年之前,是谁,于我的视野中甩出一朵背影,你无言的撤离,是我最伤的放手;千年之后,是谁,于我的耳边轻放一滴声音,你娇羞的唇语,是我最美的握手。

《微信连续加不通过,不知道原因吗?》有9个想法

  1. 无畏鬼神,怕人心
    市侩的人情事故,阴险阴暗

    1. 是的,人心是最可怕的东西

  2. 大致 說:

    反正你父亲也不在了,直接拉黑就是了。

    1. 问题是老房子还有以后拆迁的问题,现在拉黑,以后处理起来使跘子,那就不好了。

  3. Terrence 說:

    个人认为(愚见)越是愚昧越容易认为自己信仰某种东西,但实质上连信仰本身意味着什么都没有理解。市侩不可怕,可怕的抛去了善良和底线。

    1. 其实信仰这个还好,毕竟算是一种心灵的寄托,但是你若信仰变得魔障了,那就问题大了。

  4. 特厉害 說:

    我刚才留完言头图怎么突然全是衣冠不整的……嘶溜……

  5. 特厉害 說:

    这五个人加上父母七个人之间的日常应该挺魔幻的……

    1. 还好成婚后,他们子妹几个各奔东西,老爷子两口都是我父母照顾,老大家帮衬着,小叔家定期转账赡养费,至于老二老三,我不说什么了。所以日常还算OK,没什么问题。
      至于头图,20张图20秒轮流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