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三世追寻

前 言
各位读者,你们好。《三世追寻》是仙剑奇侠传•叁的同人本,故事讲述的是飞蓬大将军和魔尊重楼之间的故事,半走剧情路线,但是还有很多一部分的原创情节,在原版的模式中安插了不少新的情节,让故事更加丰富精彩。
我写这部小说的原因出自于09年暑期热播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三》,再加上本人喜欢遐想,于是乎就把飞蓬和重楼用红线给扣上了,不过让任何一个同人女看到这个画面都是会联想的:
重楼对这景天深情(那种感觉,自然想成了深情)的说:“你变了。”就这么一句话,自然啊,能不想到YY的画面吗,于是于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开始连载本文。
而且呢,为了剧集的关联性,一些原本的女性角色,回转变成男性角色,就好比龙阳的妹妹龙葵,在我的故事中,龙葵是以龙阳弟弟的身份出现的。还有唐雪见这个人,也有唐家大小姐變成了唐家大少爺。花盈也是、紫萱也是,不過好像夕瑤還是女的。
至于其他人的故事,也会根据需要进行性别转换。
总而言之,本文是一篇同人小说,不喜欢的人,趁早打住,不然是会……嘿嘿,那样可别来找我啊,还有呢,喜欢原剧情的朋友呢,请原谅我,把这些剧情改编成如此让人喷火的东西,对不起啦。
最后还想说一句呢,胡歌已然成为我家的新欢了,我可是个很博爱的女人呢。

Ps:我要做广告的说。想要看第一手的《三世追寻》,或者查看他的公告,或者看看本人的吐槽,都可以扒到本人的博客去瞅瞅,地址呢是在FC2那家安的。
http://vlee.blog85.fc2.com
或者想要联系本人,可以加QQ:980632

■若影

楔 子:一千年前
一千年前神界
飛蓬,是神界的第一武將,神界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一次清剿闖入南天門的邪惡有功,受到天帝的重用,官職一度提升,但也因此,受到眾神的排擠,雖然表面都是和和樂樂的,一派祥和的景象,即使如此,飛蓬也沒有在意,畢竟,在飛風的心中,再高的官職,沒有作用,那也是無聊的存在,那要那么高的榮譽有何用?
無聊的日子,寂寞的飛蓬喜歡到神樹下休息,於是飛蓬遇到了同樣寂寞的夕瑤。和平的歲月中,天帝命夕瑤看守神樹,一日復一日,一年復一年,就這樣過去了,直到遇見了那寂寞的飛蓬后,那無聊的日子才有了點聲音。
飛蓬和夕瑤平平淡淡的在神樹下聊天,休息,互相安慰著對方的寂寞,這樣的日子很平和,但是還是無法滿足飛蓬心中真正的寂寞。直到他的出現。
一千年前魔界
魔尊重樓是魔界最強的人,他無人能及,四處尋找著能和自己一戰的對手。難逢棋手的他,其實很寂寞,因為沒有人可以和他站在同一臺階上,爲了滿足自己寂寞的心,魔尊和鏡子中的自己比武,可是即使鏡子再多,在千變萬化,那些動作也都熟悉 於心中,自己也無法觸及到鏡中的對手。
就這樣,他孤獨了很久,後來從使者溪風那裡得知,神界的飛蓬將軍是最強的。爲了尋找對手,魔尊進入神魔之井,就為了同飛蓬一戰。
神界南天門外
飛蓬獨自一人坐在南天門的臺階之上,空空蕩蕩的南天門,一點生機都感覺不出來,很難想像這裡有生命的存在,心中不停的期盼著,好像由一個對手。
就在這個時候,神魔之井裡面飛出一個人,他就是魔尊重樓。
“你是飛蓬。”
“擅闖我神界者,殺無赦。”
“正合我意,開始吧。”
就這樣短短的三句話,飛蓬和重樓間的第一次比武就拉開了序幕,這一次的比武也是之後所有事情發生的開端,又因必有果,這個因導致的果是飛蓬無法想象的。
兩人都以對方的力量所迷惑,都暗自認定的對方,一場比試下來,竟然打成平手。魔尊重樓和飛蓬來到了神樹下面,躺在孤獨神樹下的飛蓬第一次真心的暢快大笑,而重樓也心情大好的大笑著,兩人都期待著這樣的日子可以每天都有。
重樓大笑著對這飛蓬說:“這次算是平手,下次我們再戰,隨時來隨時戰。”說完爽快的離開,那爽朗的聲音一直徘徊在飛蓬耳邊,飛蓬看著重樓離開的方向,也爽快的回答者:“隨到隨戰。”就這樣,兩人約定了下一次的比試。
這時候,夕瑤走了出來,她聽見了,聽見了飛蓬和重樓的約定。她明白飛蓬的心,但是她同樣也明白他們的身份,他們都是神,而重樓是魔,神魔永遠不兩立。可是飛蓬覺得他這一生總算是找到了對手,所以對於夕瑤的勸告永遠都放不到心中,依舊和重樓不停的比試著,這樣度過了很長的時間,一直也是相安無事。
後來,天帝召見飛蓬,封他為飛蓬大將軍,賜神劍以表嘉獎,可是天下如此太平要神劍又有何用,所以當天帝問飛蓬還想要什麽的時候,飛蓬想都沒想就說,想要一個能讓自己拔劍的對手,如此明白的話語,自然引起了在座的眾神的非議,但是天帝卻是爽快的大笑起來,如此人也,神界將永世太平啊。
天下太平嗎?如果天下太平還要我飛蓬何用?飛蓬如是想著,就在這時,他感應到了,他唯一認定的對手。飛蓬安奈不住與對手一戰的激動的心情,身體不自然的顫抖著,天帝問起,飛蓬無話以對,還好夕瑤在旁應對著。但是戰鬥心切的飛蓬早已按耐不住,向天帝請辭,前往了南天門。
“飛蓬,這裡太小,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
“正合我意。”
而此時跟著飛蓬一起出來的夕瑤竭力阻止著飛蓬,可是飛蓬還是擅離職守了,這個時候從神魔之井里飛出了很多的妖怪,夕瑤隻身應對著,希望能替飛蓬瞞住一時,可是如此之多的妖怪闖入南天門,如此大的事情,天帝和眾神如何能不知道呢,在自然不過的,天帝大怒,派太白金星率領天兵天將剿滅妖魔順便押飛蓬來大殿領罪。
新神界
話說飛蓬和重樓打得真在興頭上的時候,大批的天兵天將飛了過來,與兩人廝打起來,可是這些小兵小將如何是飛蓬和魔尊的對手,但是畢竟寡不敵眾,眼看兩人都要被俘的時候,飛蓬推開了重樓,重樓疑惑的看著飛蓬。
“神魔不兩立,你快走。”
剛說完,飛蓬就被眾神擒住,但是重樓獲救了。
大殿之上
飛蓬被卸掉戰衣跪在大殿之上,但他一心認為自己沒錯,只爲了尋一個對手,找到了,卻被告知這是不對的。
天帝氣憤,貶飛蓬為凡人,受六界輪回之苦。看著飛蓬被帶走的方向,天帝哀嘆:“飛蓬,又因必有果,這才是剛剛開始啊。”
神樹下
夕瑤獨自對這神樹發呆,又再次寂寞的度過了一千年的時間,每天以淚水澆灌著神樹,終於結了一個果子,千年開花,千年結果的神仙果,夕瑤將自己的思念寄予神果之中投入了人間,希望可以代替自己陪在飛蓬的身邊。
就這樣,永安當的門外響起了嬰孩的啼哭聲。

■ 【未完待續】字數1840
■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