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小说

1.1 第一天
出租屋內

“奕辰啊,他叫慕容諾,以後你們就是舍友了,好好相處啊。”房東太太和藹的對著剛走出房間的蕭奕辰說著。
“我知道了,房東太太。我是蕭奕辰,你好。”說著,奕辰禮貌性的舉起了手。可是等了很久,對方都沒有任何動作。
房東太太尷尬的咳嗽一聲對著奕辰說:“咳,那個奕辰啊,以後多照顧下人家啊,這樣,我就先走了。”
“恩,好的,房東太太再見。”
“恩,再見。”
送完房東太太,蕭奕辰看了眼慕容諾,就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悶悶的說了句怪人。然而關上房門的他,根本沒有注意到客廳的慕容諾正死死的盯著自己的房門出神。

“喂,慕容,出來吃晚飯了。”奕辰對著慕容諾的房門喊了句,可是裏面一點聲音都沒有,等了好一會,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奕辰沒好氣的切了一聲,自顧自的吃了起來。一頓飯吃的什麽味道都沒有。等吃完了,還不見慕容諾出來,奕辰頓時一股莫名的惱火,二話不說打開了慕容諾的房門,也很奇怪,慕容諾居然沒有鎖門。

房門打開的一瞬,原本想要脫口而出的話全部都停止了。
大大的落地窗前,夕陽的餘暉透過透明的玻璃撒在了米色的地毯上,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然而,這一切都的美好都被站在窗邊的那個身影給打破了。修長的身體柔柔的靠在窗邊,那一頭披散至腰間的墨色長髮,被夕陽的餘暉映襯上了點點紅光,這一切看似都是加美麗景色的神著之筆,爲什麽卻有破壞之意。奕辰呆呆的盯著那個身影,那個身影上那恐怖的深深疤痕,是一條從右肩拉到左腰的刀疤。那要承受多大的痛啊,奕辰的心沒來由的痛了一下,爲什麽?
透過玻璃的倒影,慕容諾早就注意到房門被人打開了,可是他什麽都沒做,只是那樣靜靜的看著夕陽緩緩的落下,直到天邊的紅霞也消失殆盡,才緩緩的轉過身,對著那個擅自闖進的人。只是靜靜的面對著。
許久,不知過了多久,慕容諾終於開口了:“看夠了嗎。那麼請出去。”
這個聲音打破了原有的沉靜,也拉回了奕辰的神識。站在門口尷尬驚慌的說了聲吃飯了,就關上門逃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然而,他又沒有看到,被關上的門內,慕容諾那哀傷的神情。
奕辰躺在自己灰藍色的床上,右手隨意的遮蓋著雙眼,心中慌亂,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著什麽。但是眾多的思慮中還是有那麼一個重點,就是那聲音,爲什麽那個聲音是那麼的冷漠,那個聲音應該擁有很多的色彩,可是爲什麽卻是那麼的冷漠。然而蕭奕辰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和慕容諾今天是第一次見面。
第一天就在這樣的思緒混亂中結束了。

1.2 第二天
出租屋內

不用問就知道昨夜肯定沒睡好的奕辰起床了,完全沒有精神的他疲勞的走向衛生間。路過餐廳時,發現慕容諾已經在吃早餐了,鬱悶道,居然吃飯都不喊自己,悶悶的繼續走向衛生間,快要消失在餐廳邊緣的時候,慕容諾淡淡的開口說:
“洗漱完了,就來吃早餐了。”
聽到這個聲音,奕辰幾乎是瞬間轉過身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慕容諾,他不相信,慕容諾居然會為自己準備早餐,那個冷漠的人。
“還不快去洗漱。”慕容諾看著定在餐廳邊緣的奕辰,不滿的皺了皺眉。
“啊,奧,我這去。”迅速的跑進衛生間,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回餐廳,坐下,然後傻兮兮的看著慕容諾傻兮兮的笑著。
“還不吃。”
“奧,吃,嘿嘿。”傻笑之後看了眼前的餐盤,兩個荷包蛋,一杯熱騰騰的牛奶,一塊三明治,還有兩個小小的西紅柿。這都是什麽美味啊,想想平時,一塊麵包,一杯水就算解決一天的早飯了,今天的早飯居然如此豐盛,戳戳哪荷包蛋,居然還有金黃的油脂淌出來,咬緊嘴裡,那個美味無限的迴蕩在唇齒之間,奕辰都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了。不捨的咽下嘴裡的食物,感動的對著慕容諾說:
“這是什麽啊,實在是太美味了,怎麼這麼好吃啊。”雙眼中還不停的跳動著閃閃的星星。
“雞蛋。”簡單的回答了奕辰的白癡問題,還很無奈的皺皺眉。
“厄,不是,那個,我是說,這實在是太好吃了,人間沒有的美味。”奕辰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
慕容諾沒有再說什麼,低頭繼續吃他的早餐。
吃完早餐後,慕容諾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間,而奕辰再呆在客廳打開電視,睡覺去了,誰叫他昨晚都沒有睡好呢。
等已沉睡的和那個神一樣的時候,慕容諾走出了房間,原本是想去衛生間洗衣服的,卻看見開著電視人卻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的蕭奕辰,慕容諾就那麼拿著衣服,呆呆的站在邊上,他已經忘了自己是要幹什麽的了。
慕容諾一步一步的走向蕭奕辰,聲音很輕很輕,害怕吵醒正在熟睡的蕭奕辰。緩緩的蹲下,手不由自主的撫上蕭奕辰的臉頰上,動作是那麼的輕柔,就像輕撫一件珍寶一樣。靜靜的看著蕭奕辰的安靜的睡顏,好想要時間可以就這樣靜止住,不要再前進。
“奕…辰…”緩緩的、緩緩地,吻上了蕭奕辰的唇。

睡到自然醒後的蕭奕辰,伸著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前後,宣佈他已經清醒了。睡醒的他就像一個精力充沛的猴子一樣,四處亂串,到處說他剛才做了個偉大的春夢,夢到一個神秘的美女吻了自己。惹得慕容諾一陣惱火,關了電視回房去了,們還啪的一聲關的老大。奕辰聳了聳肩,討了個沒趣,也回房上網去了。
一晃,又到了晚飯時間,奕辰準備了一些簡單的飯菜,就去喊慕容諾吃飯,可是,慕容諾的房間裏再次變得安靜。奕辰去慕容諾的房間敲門,還是沒有聲音,無奈,只得打開房門。
又是那個夕陽,又是那個身影,又是那道傷疤,又是那種痛。仿佛昨天又重新降臨到眼前一樣。只是這一次,慕容諾沒有再無視奕辰的存在繼續看著夕陽,而是轉過身來,看著奕辰。兩人就這樣靜靜的望著,直到天邊不再剩下一絲紅霞。
這一次先開口的換成了奕辰:“吃飯吧。”口氣很淡很淡,說完轉身出去吃飯了。這一次,他依然沒有看見慕容諾的悲傷。
餐桌上很安靜,就在慕容諾吃完準備離席的時候,奕辰開口了:
“你的傷……是怎麼來的。”語氣很平淡,就好像在問今天的天氣怎麼樣一樣。
“……”
“你不想說,就算了。”說著,奕辰收拾著自己的碗筷,準備離席了。
“爲了保護他。”
“她?你愛的人?”
“是的。”
“她一定很幸福。”
“不知道,也許吧。你過得幸福嗎?”
“我,有吃有喝,就是還沒有女朋友啊,啊!……對了,她呢?”
“他?……不知道。”
“她不在你身邊嗎?”
“……在,可是總感覺他離我好遠,好遠。”
“爲什麽?”
“他忘了我。”
“她怎麼可以這樣?!你為她受了那麼大的傷,她居然忘了你!”
奕辰雙手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來,那神情,滿面的都是憤怒。慕容諾抬頭望著奕辰那憤怒的臉,許久,淡淡的開口:
“這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那你呢。你爲什麽不幫助她恢復記憶呢?”
“天意吧。”
“你信天?”
“你不信嗎?”
“我不信。”
“是啊,你不信。可是由不得你信不信,有些事情是天註定的,你改變不了的。我先回房了”說完,慕容諾收拾完自己的碗筷回房去了。
關上門,背靠著房門慢慢的滑了下去,靠著房門坐在米色的地毯上,透過玻璃看著窗外漆的世界,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而奕辰則是看著慕容諾收拾碗筷走進廚房、從廚房裡出來、走進自己的房間,看著房間裡白的的燈光逐漸變細直至消失,看著那關閉的房門。莫名其妙的有種想哭的衝動。

□【待續】
□ 字數:2782
□ 二〇〇九年八月十六日

2.1 學校第一天

學校

星期一,蕭奕辰如同往常一樣去上學去了。原本一切應該也同往常一樣平靜,可是一切都這樣奇妙的變化了。

說實在話,奕辰在學校也是一個比較搶手的男生,那種陽光帥氣又時不時給你調皮一下的個性惹得很多女生心砰砰的跳。但是如此有行情的他卻一個女朋友都沒有,周圍的朋友都說他暴殄天物。

不說這些,來說今天的新情況吧,一切改變的根源就是,S大學零七級國際貿易專業的管理學老師因為產假更換了新的任課教師,而這位教師雖然實力怎樣並不清楚,但光憑樣貌,已經捕獲了國貿專業所有圖同學的眼光,雖然奕辰還是他們心中的愛,但是那個最字,已經不再屬於他了。

奕辰今日聽進大腦最多的話就是新任管理學老師多麼多麼的帥。奕辰煩悶的坐在位置上悶悶不樂的,話說,曾經是公眾焦點的他也沒什麼感覺,但突然出現一個競爭對手,總有那麼些的不適應。

出租屋內

這種悶悶不樂一直持續到今天的課程結束,回到家後,奕辰拿著枕頭到處發洩,從左扔到右從右扔到左,枕頭扔的不過癮,又拿起一切軟的不易碎的東西到處亂扔,發洩完了精疲力竭的躺在狼籍的地毯上喘著氣,眉頭還是不服氣的皺著,嘟噥這明天的管理學課一定要徹徹底底的把那老師看個透徹,到底哪裡比自己帥。越想越不甘心的奕辰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扔枕頭大戰,結果門在這個時候突然開了,不巧的是奕辰的枕頭正朝門的方向扔過去,眼看枕頭就要砸在了開門人也就是慕容諾的臉的時候,慕容諾敏捷的舉起右手截住投向自己的暗器,然後將枕頭隨意的扔在腳邊,看了一眼縮在床後裝委屈的奕辰,什麽都沒說轉身走了出去。而縮在一邊的奕辰暗覺不妙,因為在慕容諾轉身出去的時候,奕辰分明看見慕容諾那沉的面色就知道他完了,但是再轉念一想,自己也沒錯啊,怪只怪慕容諾幹嗎門鬥不敲就這麼進來了,轉身鼓鼓氣,氣定神閑的往外走。

可是出來後看見坐在沙發上不停散髮著冷氣的慕容諾的時候,原本的神氣一下子蕩然無存了。

“慕容諾,你生氣了啊?我剛才……”

“沒事。”

“奧……你晚飯吃了沒?我去做……”

“不用。”

“奧……那你喝不喝水?我去倒……”

“不喝。”

“奧……”

奕辰諾諾的走到離慕容諾最遠的沙發一角坐下,不停地扣著手指。慕容諾眼睛直視著電視,可眼角的餘光卻無時無刻的注意著奕辰的每一個舉動。

“我在外面吃過回來的。”

“啊?奧,哈啊。這樣啊,還以為你生氣了呢。”

“我是生氣。”

“啊。”

“你很怕我嗎?”

“啊?沒有啊。”

“是嗎。”

“恩。”

“……”

“……”

“我先回房了。”

“奧。”

慕容諾關上房門,獨自面對著即將開始的夕陽。

2.2 學校第二天

學校

終於到了管理學上課的日子了。奕辰早早的跑來學校,搶了一個最靠近講臺的位置坐定,他今天誓死要看看這個新老師是何方神聖。

滴答滴答,分針一分一分的轉動著,眼看就要轉到上課鈴聲響起的終點,也不見老師的到來,奕辰撇嘴道,什麼嗎,第一天上課就遲到啊,說著還趴了下去,背對著門。也就在這個時候,全班女生尖叫起來,奕辰條件反射式的彈了起來,在看到老師的那一刻又跌了下去。

而進來的新老師剛踏進門第一步時聽見全班女生的尖叫,不耐的皺了皺眉,接著就看到這個無厘頭的學生站了起來又坐了下去,再看看,這部,不就是和自己同住的蕭奕辰嗎。深深的看了眼奕辰隨手翻了翻點名冊,果然,長長的點名冊裏還真有蕭奕辰這個深深刻在自己腦海中的名字。整理了一下感情,慕容諾走上講臺,輕輕的咳了一聲,班級裏霎時鴉雀無聲。

慕容諾環視了一下在場的學生,前排幾乎被女生佔領,唯一的例外就是奕辰,但是他不知道奕辰是爲了看老師是何方神聖才坐在了第一排,才有了現在被女生包圍的錯覺。因為他不知道原因,所以他有些生氣,表情很是冷淡。可是第一次相見的各位同學並不知道,以為是慕容諾天生冷情,認為這就是所謂的酷。只有奕辰發現了,慕容諾的不高興,但是是因爲什麽?他不知道。

“你們王老師因為請長假,所以這學期以後的管理學課程有我為大家上。我姓慕容,以後大家叫我慕容老師就好。”

說完,轉身在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姓。只是簡單的粉筆字,卻能這樣蒼勁有力,奕辰看著這個字跡,莫名其妙的一陣激動,但為了什麼,他自己卻不知道。一整節課,上了什麽奕辰一點都不清楚,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慕容諾講課時的那份認真上。

一節課就這樣結束了,慕容諾整理了書本邁著英挺的步伐打算往外走,結果被全班所有女生包圍,嘰嘰喳喳問東問西,根本沒有注意到慕容諾那已經略有怒氣的面容。奕辰暗叫不妙,趕忙擠進女生堆裏面,拉了慕容諾離開了教室,一直跑了很遠,見沒有女生再追過來的時候,才氣喘吁吁的停下,轉過身對著慕容諾。

“你……你……你好糗奧,居然……居然被那群女……女生給圍了……哈哈哈……”

說著還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原本就因為激烈運動喘的不行,現在更是變本加。好久感覺慕容諾沒有一點反應暗叫糟糕,慕容諾不會因為這樣就生氣吧。偷偷的抬起眼睛,發現慕容諾整個人都傻傻的盯著一點看,奕辰順著目光看去,猛的甩開了自己的手。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的站著,好不尷尬。

“那個……你……你怎麼跑這麼遠都不喘氣的啊。”

不知道說什麼的奕辰突然靈機一變,轉換了一個話題,改變了目前的尷尬局面,但也只能算他換的話題太次,一會功夫,場面又安靜了下來。

“回去吧。”

這回是慕容諾開口了。

“恩,正好我餓了,回去做飯吃吧。”奕辰說著首先邁開步子走了,笑話,再不走,在這杵著不尷尬死啊。

出租屋內

兩人安靜的坐在餐桌上吃飯,奕辰卻被這份安靜擾的心煩意亂,實在承受不住其實有人卻像沒人一樣的安靜氣場,主動開口道:

“你爲什麽在我們學校教書?”

“不爲什麽。”

“厄……那個,你叫我們管理學奧,能不能……”

“不能。”

“我還沒說呢,你就不能啊。”

“考試自己考。”

“是是是。”不服氣的又小聲嘀咕著“自己考就自己考,大不了作弊。”

“作弊就重修。”

“不是吧,這你都聽見。”

“……”

吃完飯後兩人各自回房,突然想到某事的奕辰又轉身跑進慕容諾的房間,恰巧遇見慕容諾換衣服,兩人就維持著這樣面對著站著。頃刻,慕容諾又像沒事一樣,繼續換衣服。而奕辰則是目瞪口呆的嘴巴越張越大,最後滿臉通紅的跑了。因為慕容諾不僅換上衣,還換下身,還是……不用說都明白了吧。

等衣服換好後,慕容諾走進奕辰的房間,問他剛才什麽事。而奕辰則是躲在被子裏一個勁的說沒事。慕容諾也沒說什麼就走了,只是奕辰錯過了慕容諾那嘴角淡淡的微笑。

2.3 學校第三天

學校

今天奕辰總覺得有什麽不對勁,可是總是那麼模模糊糊的摸不著,知道自己的一好友神神在在的跟自己說,才感覺到女人的可怕。

當好友一靠近自己的時候,但明顯和自己隔了一段小小的距離。好友小聲的問奕辰:

“你和慕容老師認識啊?”

“恩。”

“你們關係很好?”

“也不是,只是住一起而已。”

“什麽!!你們住一起!?”

“幹嗎?反應那麼大?”

“那你們有沒有……有沒有……”

“有什麽啊?”

“就那個啊……”

“哪個啊?”

“就是那個啊……那個。”

“哪……你!一邊去,想什麽呢,你啊!怎麼可能!我們只是單純的租了同一間公寓而已……你……瞎想什麽啊。”

“不關我事啊,是她們讓我問的。”說著還指了指身後一群女生。

奕辰轉身一看,發現有一群女生正在火熱的看著自己,那群人就是有名的腐女,那群人裏面的老大就是當中那個默不作聲,感覺很平凡的女子李若影。

看著那群女人火熱的目光,奕辰突然感覺渾身一抖,好強的冷氣啊。

□【待續】

□ 字數:2938

□ 二〇〇九年九月十二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