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今天早上,我居然又做夢了,好神奇啊,具體的不記得了,但是大概還瞭解一些。
估計最近開始看《血色星期一》,大愛上這個片子,居然做的夢都有點這樣的色彩。

夢境中,
片段一:全面武裝的警察們正在逮捕恐怖組織的成員,而我是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順民,一家都是。
片段二:我在四處奔跑,跑到了一所大學裏面,有點類似于高中的教學樓,我跑到一間角落的沒有人的教室坐了進去。
片段三:警察抓到一名恐怖組織的成員,還是屬於上層的那種。一名女性,一名便衣警察,相對著走進,警察問:“你是***(具體叫什麽忘了)”。女性微笑的頷首,承認了。警察帶著女性入案。
片段四:姨娘從警局出來回到我們家,安慰母親。
片段五:我又開始瘋狂的奔跑,又跑到了那所學校那間教室,同樣的作為,只是周圍很安靜很安靜,安靜的有點詭異。這時身後出現一名女性,淡淡的說道:“你還能跑多久。”說完消失不見。而我會為這句話很久,之後笑笑起身離開,一身的輕鬆。
片段六:走出這所學校的大門,對面走來一名男性,中年男,地中海的頭。看到我,我看到他,同時站定一會,他向我邁步,同時說:“你是路西法(不知道爲什麽是路西法,但夢境裏面卻是叫我路西法)。”我笑笑,解釋承認了。那名警察於是上來,走在我身後,押著我走。路上我問:“我會被判幾年?五年?”然後警察說:“你這***(沒記得)被多少年都閑短。”

片段七:一個路的拐彎口(江蘇淮安的朋友,記得淮海北路拐向新亞的那個拐口嗎,就那裡),那警察與我並排走,右手環著我的腰,勁很大,因為拐口過去,人突然間變得很多。但是我覺得他用的勁太大,弄得我腰疼,於是跟他理論,並且幫助他換了個禁錮法,當然,前提是我逃不走。
片段八:到了警察局門口,因為片段七的緣故,所以警察放鬆對我的看管,完全是像兩朋友逛街一樣的來到了警局門口。這時姨娘走了過來,看著我,露出悲痛的神情,拍著我的肩說:“去安慰安慰你母親,你們兩個啊……哎。”然後就走了,我抬頭,看著母親站在警局門口那三層階梯的最上面,淡然的看著我,穿著那身色的 T 衫,我微笑的走向母親,微笑說:“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片段九:警局的一個特殊監獄里,那先前的女性,也就是我的姐姐,拿著一張白紙,傻兮兮的笑著,指著給我看:“你看奧,我是***(沒記得)。”我震驚的,怎麼會這樣,我姐姐瘋了。然後他們押我回我的牢房,(牢房的監籠就是《血色星期一》亮亮的樣子,只不過裏面卻很乾淨,白色的床,有桌有椅子,還有單獨的衛生間,總之就是很豪華)躺在床上,微笑著,淡淡的說了句:“好無聊啊。”臉上的邪魅盡顯。
片段十:放風的時候,我和姐姐在一個經過我們計算得到的監視盲點坐下聊起天來,姐姐說:“我是裝的。”我淡然笑道:“我知道。”姐姐問:“你進來幹嗎?”我說:“好無聊呢。”

然後不知道爲什麽眼睛就睜開了,聽到外面不知道哪個學校的廣播操的聲音,拿手一看,才六點十分,爬起來上個廁所,繼續拱進被窩睡回籠覺。
夢境里,我成了恐怖勢力的老大,哈哈~我好害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