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剑,何去何从 1

当一个人,睡了24年,即使是最亲的人,也都显得陌生,更何况,他睡着的那年,只有三岁。

苏子辰缓缓的睁开眼,无神的看着头顶的床幔,那尽显富态的窗幔一时让自己的记忆出现断片,明明前一秒还在……他想抬手抚上自己的胸口,却发现右手沉重的不听使唤,不过还好,终归还是自己身上的零件,摸着胸口,完好无损,可是怎么可能,明明……还不等自己想明白,被他动作惊醒的下人早就叫唤了起来,吵闹的叫声加上接下来的鸡飞狗跳苏子辰的思路被彻底打断了,现在的他只觉得头疼的厉害,如果是曾经,他早就动手了,奈何现在身体还是不太听自己使唤。

很快,三人匆匆赶来,明显是从睡梦中被人拉起,披头散发的来不及收拾自己就赶来了,一妇人率先坐在了床边,拉起了苏子辰的手,眼泪就刷刷的下来了,却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妇人身后的额中年男子一样激动的说不出话,反而是一边的年轻小伙哇哇的叫唤道:“哥!你醒了啊!哥,你终于醒了!爹、娘,你们看,哥真的醒了!”苏家夫妇不停的点着头,眼里难掩的喜悦。而苏子辰最终因为被吵的头痛,还是憋出了一句话来,准确的说,是一个词语:“好吵。”

不过,苏子辰也从中获得了一些信息。他这个身体叫苏子辰,似乎从小时候就开始一直睡着,直到……他醒来,这赶来的三人,就是苏子辰的父母苏岳然、楚兰亭,和弟弟苏子星,其他的有用信息真就没有了。

随后的日子也主要就在恢复身体机能中度过,因为父亲苏岳然好歹是个礼部郎中,多少有些人情来往,苏子辰也就顺道认识了一些当地的公子,而他作为一个睡了24年又醒了的人,自然也成了各家公子小姐茶余饭后的话题人物,对于这些,苏子辰也就在心中撇撇嘴,暗道一句八婆。至于他的父母和弟弟,虽然表面和和气气,但到底差了24年,该有的疏离还是存在着的,但是并不否认,他们对于自己的关心,也就慢慢的试着去接受他们,毕竟在过去的生命中,他并有没感受过什么亲情,他对这种感情,有种渴望。

数月过去,苏子辰虽然没有恢复到自己曾经的巅峰状态,但是七成的实力还是有的,七成,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足矣,而且恢复到巅峰状态,也用不了多久的时间。苏子辰很满意,心情很好,也就顺应着接受了弟弟苏子星的邀约,紫竹苑,一场公子小姐间的茶会,苏子辰想着去附庸风雅一番,也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这一去,却将自己的前前后后联系了个清楚。


茶会原本进行的还算和谐,抚琴的抚琴,作诗的作诗,作画的作画,下棋的下棋,各有各的小团体活动,苏子辰虽然人来了,但是真的对这些提不起劲来,独自坐在一边喝着手中的茶,也不为一个惬意的午后,直到中途来了两个人,所有的人都簇拥的聚了过来,苏子辰瞥了一眼,不认识,继续喝茶……不对,端着茶杯的手僵在了半空中,闲着的手不由自主的摸上了胸口,那里原本应该有个窟窿的地方。

“哥,哥,那两人是二皇子景述和三皇子景琰,这两人可是死对头,不知道怎么一起来了。”苏子星从人群中挤出来来到苏子辰身边。

“死对头?争储吗?”苏子辰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人,声音冰冷的问道,而早已习惯兄长冷淡的个性的苏子星并未察觉到什么不同,看着对面的热闹,随意的答道:“差不多,就那意思。虽然上头还有个大皇子,不过大家都知道,大皇子沉迷武学,对权利并不在意,二皇子一直在皇城,原本是皇位继承人的不二人选,可是吧,六年前,三皇子突然归来,还带着妻儿,立刻就明里暗里的招兵买马,傻子才看不出意图,而且,儿子啊,意味着继承人啊,再加上二皇子多年来好男风的名声,原来那些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朝臣们,突然就站了队,明争暗斗也就开始了,还好咱爹只是个郎中,不用参与这场争斗。”

“那倒未必。”

“什么?”

苏子辰不再说话,喝了杯中剩余的茶水,欲转身离开,却被眼尖的二皇子叫住。


“想必,那位就是现在衍京的名人,苏子辰了吧,我是二皇子景述。”二皇子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围着的人自然的分开了道。苏子辰被迫转了身,对着二皇子微笑颔首,但并未发出一言,二皇子也不恼,只是客套的嘘寒问暖一番便又离开了去,一个郎中的儿子,并不会影响自己未来的路,但是若能多一个支持者,谁又不要呢。倒是三皇子景琰走了过来。

他刚来紫竹苑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个在角落里喝茶的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总有一丝丝的熟悉油然而生,而就在刚才,景述与他之间的互动,那一颔首,那一微笑,像极了那人,心动了,就乱了,原本来此的目的统统忘了去,径直的来到苏子辰的身边,试探着,小心翼翼。

“我们,是不是见过?”

……

发布者:Just`Snake

千年之前,是谁,于我的视野中甩出一朵背影,你无言的撤离,是我最伤的放手;千年之后,是谁,于我的耳边轻放一滴声音,你娇羞的唇语,是我最美的握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