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mini
红莲盛开,屠戮万物

红莲盛开 – 第一章 – 重生 – 第一节

红莲盛开 – 第一章 – 重生 – 第一节

“小嘛小儿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
只怕先生骂我懒呀,
没有学问,无脸见爹娘,
没有学问,无脸见爹娘……”

方言哼着儿歌在路边蹦跶着,颠了颠背在身后的箩筐,今天又是丰收的一天,满载而归的药草,还附加一只野兔,晚上可以加餐了,欢快愉悦的心情直到看到前面草丛中躺着一个人影为止。

方言迅速的跑到那人身边,测了下脉搏,人还活着,只是这身体似乎破损的过于严重,抬头看了看天空,那高耸的山崖遮去了半壁的阳光,这人是造了什么孽,要被丢下这山崖。但也没时间想了,救人重要,也亏得他遇见了我——神医华佗,不,神医方言是也。看我妙手回春,救你回人间。

三日后

方言端着盆进屋,准备给床上躺着的那人擦擦脸,就看那人睁着双眼戒备的盯着自己,方言撇撇嘴,总是这样,他放下手中的盆,随意的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床边,看着眼前的男子,多次暗示自己,不要冲动,否则,之前救他的草药就全浪费了。

“OK,简单点说,你受伤了,而我救了你,现在,能否告诉我,你是谁,还有发生了什么吗?”

“在问别人是谁之前,公子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Fine,我叫方言,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大夫,好了,该你了。”

“我不记得了。”

“哈!”方言此刻真有摔东西的冲动,奈何进门之后,把手中的盆给放下了,连带着里面的毛巾,现如今,手上空空如野。他愤怒的站了起来。

“拜托,你搞清楚,我救了你,给救你的人一点点的信任难道就很难吗,早知道,就该放你在那被狼叼走。”

“也许你该那么做。”

方言看着那人没有求生欲望的双眼时,胸中那冲动的火居然就那么熄灭了。

“Right,一个有故事的人,我喜欢。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但是总要有个称呼,看你这么壮实,以后就叫你大壮好了,跟我姓方,你以后就是方大壮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毫无疑问,方言看到大壮那皱起的眉头,活该,谁叫你不告我我你是谁。

半月后,方大壮终于能借助物体下床走动了,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每天用膳都需要别人帮助的日子,让大壮自我厌弃,甚至在那个的时候都要假手于人,曾经的日子他是如何的风光,如今居然落魄至此,他不甘,等他痊愈之时,便是仇人丧命之日。然而,满满的仇恨在推开这间住了大半个月屋子的门后,消散了许多,因为门外的景象是他多年来都不曾体会过的平静,碧波粼粼的湖水被山石环绕,蜿蜒的竹排小道悠悠然然的盘旋到湖中,那个救了自己的方言正盘着腿坐在那里悠闲的钓着鱼,似乎是听到声音,转头望了过来,麻溜的将手中的鱼竿固定住爬了起来。傻兮兮的笑着挠了挠头走了过来。

“哎呦,不错哦,能下床了,来,给我把把脉。”说着也不等大壮同意,直接拉起了大壮的手,微皱的眉宇说明大壮的身体并没有痊愈。

“还行,虽然还没痊愈,但是下床走动走动也算对身体好,但是还是需要多休息。喏,那边有张椅子,累了坐那就行,我继续去钓鱼了,钓到晚上就可以喝鱼汤补补了。”

“我还要多久才能痊愈。”

正欲离开的方言听到后看着大壮,嘴角邪魅的勾起,笑道:“怎么,急着去报仇,劝你安心养病吧,就你这身子,没有个一年半载,好不了。不过,你跟我说说,你到底为什么掉下来了啊,是你自己跳的,还是别人丢的啊。”

“与你无关。”

“切,行行行,和我无关,我还懒得理你呢,拜拜了您嘞。”说完,转身就走,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折返回来。

“By the way,你身后的莲花,是天生的还是后来纹上去的?这一点,你,必须回答我。”少了平日的浪荡形象,还带上了点点的肃杀,身体欠佳的大壮也被这肃杀之气给威慑到了,回答也脱口而出,“天生的。”

得到答案后的方言似乎并不相信,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但是也没再多说些什么,继续去钓他的鱼了,而且晚上他们也如愿的喝到了鱼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