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粽子还是咸粽子

秦岭 – 淮河一线,是中国的南北分界线,我大淮安就处在这里,多年前,还挣到了屁都没用的南北分界线地标,结果一个破圆球,啥也不是。

看看这个大圆球,就一小破桥,据说当年和哪个城市争这个名号还挺拼,然后就得到这个东西,花费巨资,当年还说这个南北分界线能够感知温度来变化颜色,多么黑科技,最后就是个红蓝颜料涂一下了事,浪费资源,最后这个界碑更是搞笑,还湿地公园?

但是别说,我在这里怎么骂自己的家乡怎么怎么滴,但是碰到外人来说上一句,能顶回去N句,这就是典型的自己的只能自己欺负。不过我这里主要说的不是这回事,我想说的是我这尴尬的分界线,总让人分不清我到底属于南方人还是北方人。

今日刷抖音,遇到了经典问句,豆腐脑吃甜的还是咸的?我的答案,自然是咸的。好呀,你就说了,你是北方人。

但是换个话题,你喜欢吃大米啊,还是吃面食啊?我的答案是大米。

你说这个话题不明显,那么换一个换一个,大葱。我们这边的人普遍是喜欢那种小葱、葱花,这该是属于南方的大致偏好了吧。

还有那种饭店餐具的问题,就下面这种,有碗有碟(随意找的图,就当只有一个碟子看)。

在南方,这碟子妥妥的是放垃圾的,碗是用来放菜的;但是在北方,这碟子是用来放菜的,碗是用来喝汤喝粥的。这显然我也是属于南方人种。

甜粽子,咸粽子,我选咸粽子,还要好多肉的那种。

北方的馒头就是实心的,南方的馒头是有陷得,我这里属北方,馒头包子分开叫。

北方的青菜是个大观园,南方的青菜,就是那种小油菜。我选后者。

南方的饺子有汤,北方的饺子没有汤。那么我就又是北方属性。

诸如此类的各种各样,而且还有很多,是那种居中没有明确界限的那种,就好比。

火锅蘸酱,北方喜欢麻将,南方喜欢油碟,而我们这里,几乎都喜欢。

南方顿顿都要有汤,北方顿顿都要有乱炖,我们这里……你有啥,我喜欢啥。

就……

有些事情上,我们这里南北界限挺清晰,但是这个清晰总会出现两极化,一件事偏向北方,一件事偏向南方。

所以每次出现那种南北争议颇大的时候,我们往往处于看戏的状态,因为帮谁都会遇到下一次反过来的情况。

所以当有人问我,你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的时候,我往往会笑笑,啥都不说,毕竟我们是不南不北又可南可北的中间人,架在南北之间,很难做啊~叹息~

那么问题来了,豆腐脑和粽子,你是喜欢甜的还是咸的呢?

《甜粽子还是咸粽子》有4个想法

  1. 我两种都吃,但是要看是什么时候吃!当零食吃我吃甜的,吃饱我吃咸的!

    (在南方,这碟子妥妥的是放垃圾的,碗是用来放菜的;但是在北方,这碟子是用来放菜的,碗是用来喝汤喝粥的。这显然我也是属于南方人种。) – 这个确实是差异了,前年在河南体验过了一次!不过互相尊重,没有什么~

    1. Js.nake 說:

      我是不管当零食还是管饱,我都喜欢吃肉的,那个油脂和糯米混合的那种软糯美味极了。
      其实我们这边南北方的混合挺严重的,说下这个菜碟子,我们虽然主要碟子是用来放垃圾的,但是总会留个小边边角放菜的(希望不要被说成不讲卫生,毕竟有的时候饭店只有一个碗,用来喝了汤粥就没地方放菜了)

  2. 小彦 說:

    广东以外的豆腐脑,外省人放酱油吃的,难以想象,哈哈,广东人放蜜糖好好吃

    1. Js.nake 說:

      对啊,放酱油,香油,香菜,碎花生,还有一堆,咸的超好吃的,甜的豆腐脑,我们这边也很难想象的。ლ(ٱ٥ٱ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