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世界,  生活随笔

江湖路终究只是一人走

相识于江湖,相忘于江湖,这个江湖,终究只是一人闯。

今天看了个【树洞】喜欢你这件事就像掉落在地的针,无声却又掷地有声,一个二少和琴娘的故事。二少暗恋琴娘五年,可是到最后都没有表白,在最后卖号离开江湖的时候,给表白墙下单并且写了个树洞,这是二少的意难平。虽然后边发展成“掷地有声”的文化论坛,不过无关尔尔。怎么说呢,认真去玩剑网3的玩家(这里不是说网瘾少年),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点的意难平吧,包括我自己,以前博客没删光内容的时候,好像写过半截,但是没了后文,今天,索性,一次性从头写到尾。

最初的最初,实在09年,剑网3公测的时候,我也下载了游戏,只是奈何那时电脑过于老旧,并不能带起,甚至连电视剧都看的很是卡顿,虽然作为国际贸易这内容杂乱的专业,大二的课程真的闲暇时间很多(然后,我们大四的时候课程满满,看着别的专业闲暇时间玩乐),网络对于我来说,真的占用时间很少,所以,剑网3的50年代、70年代以及80年代的初期我都是没有接触的,那个江湖没有我。

我的江湖开始于12年末,一个人闯入了这诺大的江湖。

唐门

刚开始的我,对这个江湖什么都不了解,还是个不爱查资料的人,所以就选择了最新的那个门派,明教,帽兜红唇细腰长腿,也自然很是吸引人,但是没到充值等级就删了(新号到18级之前都是免费,18级开始要强行买时间),明教的轻功太过于劝退(对新人真不友好,但是后期玩熟练了,明教轻功真实好用),顺带着然后就入了唐门这个断腿堡(当年真的啥都不知道,选得两个门派,轻功都难),历时三个月,练至满级,一个人的江湖,不知南北东西。原本以为是这个江湖不适合我,所以就换了一个江湖继续开始,恰逢新服出生,于是在电信五区笑傲江湖开始了我未来所有的江湖路。

在于唐门,有个小片段,是我之后不玩PVE的一小块垫脚石。

我这人,很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当时唐门满级了,一个人无所事事的站在寇岛一个任务点发呆,在想之后再练个什么角色呢,然后旁边路过一个军爷,已经不知道当时说了什么了,只是记得,最后军爷邀请了我去一个副本玩,我也很愉快的答应了,可惜天要亡我,当我们开怪后,我的小破电脑,黑屏了,我只听得到YY(我当时没有麦)里军爷大喊着我后退后退,可是看不到类容的我,连打字都没有办法,只听到最后军爷的唉声叹气和气不过,我拔了电源,重启电脑后,画面又有了,只是后来我再也没上过那个唐门。

在笑傲,我尝试过叽萝,没适应,最终还是成了蜀中人,我的第二个炮姐,当我艰难的满级后还没几天,告诉我,80级不再是满级后,我又继续了我的升级之路。后来,我才发现,不是这个江湖不适合我,是我不适合这个江湖,又一次满级的我,依然什么都不知道,独自一人走在这个江湖上,走着走着,就离开了。再次回来,是因为知道同事也是在玩,还同服,只是也许久未完,聊着聊着,便相邀一同结伴闯出一片天来,只不过,是两个同样啥都不知道的蠢人罢了,彼此之间,连JJC的建队都不知道,竞技场内,明明已经没有了胜算,可拖着敌对到处跑也能欢乐众多,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江湖,一个人并没有意思,只是并不深刻罢了。

两个菜鸟的江湖,自然并没有太大的精彩,于是后来我又有了喵姐、丐萝,并且还是第一次除了充值点卡外,给我的丐萝买了一身白,可意犹未尽的我又创建了花姐,遇到了我的意难平。

万花

我选择了打开拜师面板,遇到了我江湖路中的第二个师父,一个丐太。至于第一个师父,是我丐萝期间拜的一个明教喵姐,第一次领略,原来这个江湖,妖真多。我当时以为就是个小姐姐,就对萝莉一打坐就漏小内内的事吐槽,结果这喵姐一副严肃的和我说,有些问题别这么直白,他是男人。天啦撸。后来不知道为啥,喵姐就没再亮起过。对于丐太,我的这个第二个师父,后来我想,他收我为徒,只是因为我是个万花吧,除了我,任何一个万花应该都成,只是当时的我,并不了解这些。只是单纯的以亲友之间的情谊来交往,只是自己都不知道,时间久了,感情是会变的。

他带我认识了不会只有追逐逗乐的JJC,带我认识了攻防的喧嚣,带我认识了战场的世界,带我重新认识了这个江湖我所没有看到的精彩,可体验这些的,并不是我的花姐,而是当时成我的大号的丐萝,只因为他说过,他最喜欢的就是丐萝了,后来,我知道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萝莉罢了。

我的江湖开始丰富多彩起来,也开始狭隘(并非心胸)起来。

慢慢的,我能记着他好久之前说的话,但是他昨夜说的事,第二日就能忘记,当然,这是后话。

时间一天天的过,了解一天天的深,我知道他在铁路上工作,我知道他低血糖,但是我惟独不知道,我们这个师门不是只有他和我,而且这个师门还老大老大。我认识了我师叔,一个有着魔鬼妆容捏脸的二少,但是ID确实那种文艺风,你能想到那种反差吗?就很天地。我认识了师祖,一个喜欢不停蹦跶的花萝。

在一次JJC中,打的真畅快,一个电话响了,我的丐萝还在不停蹦跶,他的小和尚(丐太的大号)不动了,接着就听到了摔耳机和他哭的声音。我第一次知道,男人不是没有眼泪,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罢了,而他的那个人,不会是我而已。

所以,我知道了这段萌芽的感情,已经没有了开花结果的可能,但是,真的爱了,谁又能说断就断,至少那个时候的我,断不开,不想断,毕竟,他只是喜欢着师祖,而师祖喜欢着她的师父,只是我终究得不到而已。

丐帮

后来,也想过离开,为此,我玩了个丐姐,没有告诉他。那时遇到了我第三个师父,一个会在我打完世界BOSS就退队后叫我白痴并把我拉进组的一个帅气的剑纯道长,绝对厉害,JJC里面一挑三的种子选手,而我只是在地板上摩擦着喊666,在他那里,我知道原来世界BOSS守箱子还有工资拿,纯PVP选手,能有工资的活动怎么会错过,而且还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所以后来的世界BOSS,我都是找着守箱子队进。

至于丐太师父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守箱子有工资这件事,估计是因为他一直都是浩气的原因吧。那时候小三服的浩气就已经打不过恶人了,而丐太师父,他是万年浩气,我虽然一直喜欢着恶人谷的王遗风,但是跟着他转投了浩气,那时候浩气的日常,有些很困难。

丐姐没玩多久,我就又滚回去玩丐萝了,因为他喊我回去。

小和尚骑着马驮着丐萝,从战乱·长安走到战乱·洛阳,追着一个跑任务的角色打趣那玩家似乎卡了墙。那天,他说了很多话,都是围绕着师祖,只是最后,他跟我说,明天咱们成亲吧,你穿上红色的衣裳等我。我答应了,第二天,我花了200块钱,买了一套红色的外观,等来的就是,快来,徒弟,参加我和你师祖的婚礼。

对啊,我是他的第四个徒弟,所以他一直叫我老四或者徒弟,那晚,他从来没这样叫过,我穿着血红色的外观站在他小和尚的面前,而他的视线永远在那紫色校服外观的小花萝身上。

想什么呢,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天,是他们的婚礼,也是在小三服最后的一天,第二天,他们转服去了幽月轮,这里允许我幸灾乐祸一下,毕竟这事还是挺伤感的,至于幸灾乐祸的原因就是,猝不及防的,西山居发出公告,小三服(笑傲江湖、山雨欲来)和幽月轮(幽月轮、圣墓山)四个服务器要和服了,成为四合一。刚转服没几天,芜湖,合服了,90块钱没有了。也庆幸我没有跟着一起走。

他俩转服的时候曾经问过我,希望我能跟着一起走,当时,我答应了,已经和我那丐姐师父剑纯道长道过别了,在中途,我反悔了,我留在了小三服。合服后,又如一切都没有变的继续一起做着日常打着JJC和战场,只当是我和他之间多了个人(别骂了,那时候三观崩了),但是时间久了,就觉得没啥意思,我丢下丐萝跑路了,玩上了一个小秀萝。

七秀

洛阳的牛车依旧只是恶人的,浩气只配在后面捡便宜,但是奶妈的快乐就在于,你站远点奶着人,分数就能上涨,这也奠定了我之后一直只玩奶的基调(当然,现在的我已经很少切奶了)。

第一次玩奶妈的角色,总有点不上手,但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玩了秀秀,我想这个号,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于是我胆子一大,自己闯进了大战日常,我记得那天是英雄华清宫,我也是个祸害,连技能都没认全就进大战去霍霍队友了,第一次理所应当的团灭了,因为我没蓝了,但是那天的队友真的很友好,耐心的教我挂好持续,何时丢大加,一路磕磕绊绊的过了老三,那时候的江湖,真的很温暖,不像现在,各种嘈杂把这江湖染成了乱,失了过去的真。

秀秀没完多久,又被他叫回去了,不记得是为了什么,只是看着他身边站着的一个不停转着圈的小秀萝,他告诉我,那是师祖。

很好,一个秀萝。

从那天开始,我就再没上过秀萝号。

我玩了一个盾娘。大部分时间适合剑纯道长一起玩的。

后来又一次,已经记不清是为了什么事,我匆匆的下了游戏,关了YY退了QQ,那时候师父、师祖、师叔都在,虽然记不清当时是什么事情了,但是那场景,是个人都知道我为什么突然下线。他们三一个个的都追过来问,想笑,明知故问,他们比我还会装。第二天,我若无其事的上线,只是从那日起,我和他的关系开始慢慢疏远,我不再去关心他的一举一动,我和道长他的小圈子玩了起来,才知道,道长的小圈子全是大手子,我不配。所以我认识了其他的亲友,一个秀萝萝、一个花萝萝、一个花哥哥、一个喵哥哥,还有我丐萝萝,五个人全是女的,全是恶人(转过服,为了转阵营)玩的很是欢乐,各种瓜皮说来就来,没有了曾经的小心翼翼,才发现这个江湖是个快乐的世界。

又后来,师父师祖死情缘了,师叔跟我说,你师父正好在落寞的时候,你现在去告白,时间正好,可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曾经我想要的时候你不给,现在,你失去所有,想到了我?对不起,我的爱有保质期,过了期限,那就不爱了。

五毒

随后的日子,我跟着几个妹子胡乱玩耍着,有啥玩啥,并且建了我第一个毒姐加入了一个阵营帮,PVP日常周常样样不拉,大小攻防卡点排队,JJC因为手残,但为了装备,我出巨资请代练上分刷币,为了战场胜利,一直跟着YY队,我疯了一样的打着游戏,为了去忘记一个人,事实证明,人,是忘不掉的,不然也不会有我这篇意难平。

至于我当初为何三奶(当时还没有长歌)选毒奶,因为那个意难平,师祖他有花萝,有秀萝,唯独没有毒萝五毒,我的角色不想有她的影子,至少在我的认知里,她没有五毒,五毒是我和他们彻底撇清的开始。

但是时间,确实能冲淡感情,他不再是我的心心念念,只是曾经的一个过客。

就如同此时和我一起玩的四个妹子一样,说好的一起玩到最后,可是中途却有人跳了车,就因为,我们转了浩气。

当时我们都是恶人,四合一是恶人的养老服,这在全区全服都是大家所熟知的,为了养老,各服的恶人全来了,四合一的恶人浩气比例是实打实的畸形,所以恶人的日常通常很快,失去了兴趣的恶人就开始围堵浩气的日常,久而久之也是无聊,所以,我入了浩气,不曾想花萝萝也跟着转了浩气,还有喵哥哥也转了,此时并没有什么,大家还是开心的一起或者各自行走在江湖中,直到某一天花哥也转了浩气,我就突然的被踢出了五人小群,随后得知,群主秀萝解散了群,因为我们一个个的什么都不说就转了浩气。

就挺可笑的,我们没有说我们转浩气,可是你也没有说,你结了情缘(我们并没有说不能情缘,至少说一声吧,都算那种要好的亲友)。你可以忽略我们的存在,却又不允许我们忽略你,就停莫名其妙的,但是,如果这是你的选择,那我选择尊重你,只不过这江湖,少了一人陪伴罢了。

最终,五人变四人,四人变三人,三人变两人,还留在这江湖的,仅有一个毒姐,空留凤凰蛊而无人挂。

后来,遇见了炮哥,大致情节,可以看看下面的文章,我开始懒了,不想再打太多的文字。

总之,江湖路远,能走到最后的,仅仅只有自己而已。

1123213123

2条评论

  • 狡猾的小猫咪

    我是15年的时候,大四下开始玩的。那时候是90年代末期,有过师傅有过徒弟,也有过热闹的亲友。玩久了就把自己的真心玩进去。后来我出国了,网不好,也就渐渐平息了。想想觉得自己那个时候真的傻,但是那样纯粹美好的日子一生也只有一次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