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你就是怕孤单…

05【况清尘】

不把丹心比玄石,惟将浊水况清尘。
我不太懂这些弯弯绕绕的古诗,但和花小贱绝交后,每次看到游戏里装备的黄色小字,都忍不住去想这是什么意思,花小贱有没有收集到这一件。

他去台湾交换的时候,我拜托一位师兄去看看他。
师兄也是摄影发烧友,我们在摄影论坛上认识,交流了好多年,来大陆旅游的时候,他还特地到我的城市来见面。我让他到花小贱的学校去,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最好带他认认路、买买东西。
那家伙人生地不熟,多个熟人多条路吧。

他跟我说,跟花小贱联系上了,帮忙接机、搬行李、报到、办各种文件、办卡……
花小贱还请师兄吃了顿饭。
如果不是我们绝交了,跟他逛着的人应该是我。
我连签证都准备好了,当时说好我们一起过去台湾,他去上课,我去旅游。
师兄说,花小贱是个很独立的人,其实不怎么需要帮忙。
我说,你别看他表面上淡定,其实内心方得不行,他方向感不好,是个路痴。
师兄哈哈地笑着说:他说你肯定会这么吐槽他的。
我:…………不是让你别提我嘛,就说你是同乡会互助会啥派去的。
师兄说:他见到我第一句就是,麻烦您了,那傻大个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我:……

反正就……就这么着吧。
他没给我发过信息,我也就刻意忘掉他的存在。
我的经验里,男人之间有矛盾,要不就打一架和好,要不就这辈子都只会讲你好。
花小贱不会跟我打架,所以也就这样了吧。
我变得有点孤僻,独来独往,也不觉难过。
仔细一想,原来身边人一直都不多,只有那两个。
过了有半年,我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对着考试资料打瞌睡的时候,突然惊醒,下意识地还看一看旁边有没有人。
本已经很淡然的情绪才在那个瞬间涌上来,哽得清晰。
清晰地想起,曾经有个朋友一直陪着我,他已经不再理会我。
而我很想念他。

分手之后,我还跟小萝见了一面。
准确地说,是“撞见”她,和一个男生在一起。
学校外面很多奶茶店、小吃店。
我搞不懂他们约会,为什么要挑人这么多的热闹地方,而又在这种地方,大声地讲八卦。
也不算八卦,我坐在隔壁两桌外,都能听到她对我的批判。
一直在骂我。

我心如止水地啜着柠檬茶,有点后悔答应帮宿舍那几个家伙带奶茶了。
那个男生应该是她的下一任吧,眼神挺深情,还喂她吃薯条。
她从我的外型吐槽到我的成绩再到我的人际关系,在她口里,我实在是个一无是处的渣男。
虽然我也觉得我挺一无是处的,但是她可以少点渲染我“小气吝啬”、“死要钱”、“不上进”、“没本事”、“不肯花时间陪她”……

毕竟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挣来的钱都花她身上,我又不是富二代,自认尽力了。

我没钱的时候,她嫌弃我们约会没档次;我去赚钱的时候,她还是嫌弃,说我不花时间陪她;
我陪她的时候,她依然嫌弃,说我带着花小贱;我跟花小贱不呆一块了,她的新嫌弃方式是说别人在议论她,我让她丢脸。

我越听越索然无味。
我不生气,毕竟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都这么骂我,习惯了。

直到她开始吐槽花小贱。
语言很恶毒,我不知道那位喂她吃薯条的仁兄,为什么还顶得下去。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还不至于说话这么像个泼妇。

我走过去她边上。
第一句话:“骂人别这么难听,骂我就算了,当给你出气,不要再造谣我兄弟了。”
第二句话:“分手三天就找下一任,样子不太好看。我不计较,你也别着急让别人接盘,想想这位老哥的感受呗。”

我说完,气氛很尴尬。
那个老哥把薯条放下了,看看我又看看小萝,不知所措。
小萝的嘴动了半天,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看,憋得多难受。
搞不懂,贬低前任有什么好处,证明我是个渣男,证明你眼光多瞎品味多低?
或者这是泡新欢博同情的套路?
我头也不回地走。
小萝喊住我。
她好像终于定过神来,冷冷地说:“东西还给你。”
她把脖子上的项链摘了下来。
那是我整个星期通宵跟拍婚庆赚来的,血汗钱呀。
但再讲这个也没意义了。
我接过项链,扔到了她面前的奶茶里。
这回是真的不需要讲再见了。

她好像是在我背后很大声地哭了。
依然搞不懂,她哭什么,说分手的是她,有新欢的也是她。
她总因为我不懂她,不够“体贴”她,就说我渣。
她却从来也没“懂”过我,也没“体贴”过我吧。
不是说爱是互相奉献、互相给予吗?
我想,这不过是她的恋爱游戏,她需要的是随传随到、陪吃陪玩、任劳任怨、负责给钱、只关注她的工具人男朋友。
只要那个男生能做到随传随到、陪吃陪玩、任劳任怨、负责给钱,都能当她男朋友。
一样的流程、一样的标准。
跟爱情或许没多大关系。
而我爱她吗?
或许也没有,我也只是需要一个长得好看、温柔体贴的女孩在身边而已。
想通这一点后,我从此对标准流程、循环往返的恋爱也没了兴致。

大三开始课程变得难且多,我辞了实习,专心上课。
不谈恋爱也不鬼混,孤孤独独地重新玩起剑网三。
花小贱的号没亮起过。
无所谓,有散排机制,也不要固定队友了,每天上线就往竞技场里扎。
直到那天竞技场我看见对面的花间,ID叫做花小小贱。
我:…………

我跟队友说,对面那个花间使劲打,是我兄弟。
队友打字说,OK!

两分钟后,我被花小小贱毫不留情地爆死。
队友打字说:???你确定是你兄弟?
我:…………

我那时候就有预感,还会再排到花小贱。
于是整个下午加晚上,我都泡在竞技场里,果不其然,我们分数差不多,排到差不多得有七八次。
不是在我对面,就是在我队里。

敌对的时候,我跟他打得你死我活,眼里都没有别人;在一队的时候 ,我干脆把麦闭上了。
他看我把麦关了,倒是打字指挥奶妈怎么打。
我没忍住开麦:“冲啥冲,奶妈站我后面10尺奶!”
好家伙,他连字都不打了。

奶妈:“一个叫我往前走一个叫我往后退,咋办啊?”

对面是气明,奶妈还是听了我的往后撤,明教追上来,趁这个时候我把明教反向九转推到柱子边,离他队友很远,我喊:“有没有乱撒!”
话音刚落,明教就被花小贱爆死了。
是我忘了,这家伙从来不用我喊技能。

不止排到花小贱,还整天排到一个奶毒。

奶毒和花小贱在对面的时候,那奶毒盯着我打断,我连生太极都没下几次,全程摇头,烦躁得很,盯着奶毒打,花小贱就趁机狂断我,把我气得羊毛倒竖。

结果下一把,奶毒在我这把,她直接说:“大哥你别气啊,是对面的花间叫我盯着你打断的!”
我说:“这一把你就盯着对面花间断!知道不?”
“那必然没问题,我啥都不会就会打断!哈哈哈哈。”

看着花小贱被奶毒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我快乐得甚至给奶毒下镇山河让她去断花小贱。
我甚至想换个奶花号去断花小贱。

结果第三把,轮到我和花小贱一队,巧不巧,奶毒在对面。
没有交流,我和花小贱默契地大跳过去八卦镇山河紫气+芙蓉乱撒把奶毒杀了。

奶毒地图打了个“……”

再一把遇到,我开麦说:“你躲我干啥呢?偷偷玩游戏有意思吗?”
花小贱继续装死,明显心虚,慌得连清新都没刷。
对面是剑丐,只盯着我锤,我全程像个毛团滚来滚去,一个技能都放不出来。

我开麦:“帮我打丐帮啊!沉默他啊!”
花小贱象征性地摸了一下丐帮又去打奶了。
我生气了:“甘里凉个鬼!再不帮我打丐帮老子就退了!”
奶妈开麦:“我……我真用力奶你了,你动不了我没法啊。”
我愤怒地快按下退出键的时候,花小贱把奶妈单杀了。
我:“……”

花小贱这才不慌不忙地跟过来锤丐帮,我又忍不住嘴贱:“有种你别来啊,自己一打三呗。”

花小贱停手了,在一边站着看我被剑丐堵在墙角里锤,那一分钟,我翻来滚去,就是出不了那个墙角。

我:“……”
奶妈:“……”

那一把最终还是赢了。
我在花小贱退出那瞬间怒吼:“孙子!孙子!孙子!”
右下角:“你收到花小小贱侠士送来的赞。”

我:……

我到每个服去建小号,找花小贱。
要问我当时到底想干什么,也没想好。只记得脑子一热,就只有把花小贱找到的念头。
不断建号、搜索、建号、搜索……我付出了极大的耐心。
找到了。

看到对方不在线,立刻用小号加好友。
知道花小贱在哪个服之后,我稍微冷静了些,又开始思考,该用什么开场白。

一边升级,一边想着,一边等花小贱上线。
他上线了。
输入又删除、反复几次后,终于发送一句密聊:
“收徒吗?”

密聊发出的瞬间,我用力砸了一下鼠标,站起来走动几圈才恢复冷静。
我感觉丢人。
洗了把脸,又坐回电脑前,看花小贱的回复。
心情宛如等待判刑的犯人,而我明明是无辜的。
把咆哮的欲望按下,看到花小贱回:
“不好意思,不收徒弟。”

我又把鼠标砸了。
然后输入:
“收我吧,我很孝顺,会自理,会卖萌QAQ”
……

花小贱无情回复:
“既然你都会卖萌了,肯定不缺师父,自己加油吧。”
我:…………

他又发来一句: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我没发过收徒信息。”
我心一惊。
“哦,好友推荐啊,我在好友推荐看见你的。”
“哦。”花小贱回了这句话以后,再无下文。
我疑心他已经发现端倪,只好满心不安地继续升级,等待机会。

看到花小贱在竞技场的时候,我都会换大号去散排,却再没排到过他。
满级以后,我又密聊他。
“可以带我日常吗?”
他回:“我日常都是代练做的,我不做日常。”
我再接再厉,“那可以带我竞技场吗?”
他继续无情:“不好意思,我也很菜,带不了人。“
我变声器都装好了,他还给我装。
我只能继续装傻:“我应该不会很菜,要不我分数打高了,我再来找你?你别误会,我认识的花间太少了,加你好友这么久,就来问问。”

他回复:“我不跟气纯一起打竞技场。你找别人吧。”

我还要说的话噎住了。

这人有那么讨厌我吗?讨厌到都不想看到气纯?
对不起了,纯阳宫。

我买了一个奶花装备号,准备再一次碰瓷。

也许装成女孩子和奶妈,他会比较容易心软。
还去贴吧找了一堆女孩子口吻的帖子,把里面的话和颜文字都复制下来备用,当开场白。
应该不会露馅。
顶着可爱的ID,我我又忍着羞耻感再一次密聊花小贱:
“花哥,奶花要吗?求组队~~~///(^v^)\\\~~~”
他回了一个“…………”

好久,他才回复:“我只散排,不组排。”
“我手法真的不错的,奶花很强啊,毒花花气花花都能打,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还能试试双花,我就想上个分刷个币QAQ”

我都求到这份上了!他最好给我答应!我一边在电脑前狂怒一边嘤嘤嘤卖萌,二十几年的男人自尊快摔成片了。

花小贱久久才回复:
“不好意思,组排我只会打气花,我的固定气纯不在,不想跟别的气纯组,你找别人吧。”

我愣住。

我上大号,转服,加花小贱好友。
发出一个组队申请。
他久久没有同意。
我在等。
他下线了。
我站在这个陌生的服务器里,哑口无言。
我在等。

他又上线了。
他说,掉线了。
竞技场吗?我问他。
好。他说。

七更文案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